爱学习的漠沫

网易一生黑 争取一个月一更 主吃cp:all纺 安卡 雷卡 龙摩龙

雨中气球

雨中气球

1.给爪子的贺文

2.久违的回归了去年的文风

3.ooc严重

4.薰杏好棒啊QAQ

5.和之前的零纺同一背景

6.这个世界观会不断补充的

杏是惊讶的。

她看着手中的便条,昔日姐妹带着戏谑的表情催促着杏快些说出对方的名字换来的是心中的喜悦与不安。

这真的是一个好机会。

人与人一见钟情的几率有多少,杏在心里默答不可能,那么日久生情呢。

杏转过了身,映入海色眸子的是他喘气后立即调整过来的招牌笑容。

『前辈,我们交往吧。』

等她收拾好书包准备下楼的时候窗外下雨了,刚出门的杏遇到了背着正熟睡的朔间凛月的衣更真绪。

『啊,是杏啊,抱歉今天我要送……』

『送凛月...

盲点

1.BE注意


2.雷卡 安卡 雷安


3.OOC严重


4.你们看到的都是假的


我是被抛弃的孩子。


宽大的病服并不合身,但每个人都很忙,忙于拯救世界的他们的目光绝不可能在垃圾上停一秒。


愿意听听我说话的也只有同房的病友凯丽,我和她蜷缩在一起,指着一个又一个面露严肃的医生,指尖微微颤抖,低低的笑声于最低俗的花绽开。


然而当我抱着破烂娃娃转身看着回头路时,路途一片黑暗。


chapter one


“新来的医生很好。”


一向害怕生人的安莉洁这么对我说,我只是呆呆的望着白白的天花板。


“你是谁?”


安莉洁习以为常...

窒息感

十分我流的ooc之作

大概零纺


快到毕业的日子,体贴的制作人在一周前就问他有没有愿望想实现,青叶纺没有说话,只是捏紧了手中装有可可的纸质杯。


“没有哦杏,不过杏有这份心我很开心呢。”


一如既往的拒绝了,心里却有声音在叫嚣。


得不到答案的小杏遗憾地只能自己做主,随后没在教室呆多久离开了,门与木质边框发出了清晰的碰撞声,眼中唯一的粉色消失不见。


窗被打开了,一只蝴蝶飞到了青叶纺的桌上,他只是拿着书本重重的向那只蝴蝶砸去。


“前辈明明是有想完成的愿望吧,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说出来呢。”


昨日的毕业聚会再次见到了小杏,那个愚笨却有努力的孩子终于有了...

自我谴责

1、微paka

2、一松单恋十四松

3、十四彼女铃木芽子


一松喜欢十四松


他们是兄弟


很恶心


一松抱着猫咪这么想


chapter one


松野一松眯着眼睛,脚边的烟蒂满地,慵懒的靠着墙壁抚摸猫的后背,百般无聊的看着怀中的猫因自己的几个动作而发出满意的呼噜声他便想起松野十四松刚刚的笑容,松野一松仿佛知道了什么。


松野十四松恋爱了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的自己如此笃定,可能是因为自己想象过和松野十四松在一起的场景,又或许,自己太过了解他了,当然,只是表面的了解。


松野一松又掏出一根烟,用着打火机点燃后,猫实在是忍受不了呛人的烟味而离开,松野一松瞥...

wish系列——(1)眼

“今天可真冷,oliver。”


战音lorra小口小口的喝着刚做好的奶茶,香味四溢,散发着略有些灼人的蒸汽,异色瞳是那么的美丽,就如大海那般深邃。


“都说了几次不要叫我名字!叫我博士!博士!”


oliver带着一副眼镜,带着怒气冲冲的表情将门撞开,用一大叠资料当做武器往战音lorra的头上砸去,战音lorra身子微微一倾,完美的躲过这次的暴力行为,戏谑的表情令oliver涨红了脸,战音lorra看着这幅模样的博士不禁大笑,结果就是被oliver踢出门外,战音lorra坐在台阶上想表示今天风儿好喧嚣,头发糊了一脸。


过了几分钟战音lorra见oliver并没有打开门就收起...

忆系列——(3)樱花

旁观者,我只是旁观者而已。

白发蒙住了她的双眼,异瞳微微发蓝,颜色逐渐加深,光晕朦胧。

最后,吞噬了她脚下的地面,重重坠落。

血液弥漫,她笑着,凄惨美丽。


“呼,呼……”

女生直起了身,瞳孔微微颤抖,双手缓缓捂住脸,又梦到她了,该死,怎么又梦到她了,泪水从手掌的缝隙落下,打湿了洁白的床单,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啊。她蜷缩起身子,放声痛哭。

“尘,你说,你会活到我死去的那一刻吗?”

她撑着伞,脸上的笑容天真烂漫。

樱花漫天。


独自一人,又是独自一人。

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手掌慢慢合拢,白鸽飞起,发出一阵阵飞舞翅膀的声音,真好呢,好羡慕,你们呢。

两位老人依偎着在小...

忆系列——(2)冰糖葫芦

“天依,像你这么一直任性下去的话,纵使你有令人嫉妒的歌唱天赋也是不可能进步的啊,更不可能成为VOCALOID选秀大赛的冠军!”雅音宫羽在本子上写下一行秀气的字以后再将它给洛天依看,脸上严肃的表情并没有让洛天依感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反而是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嘻嘻,雅音,不急的啦,反正离VOCALOID选秀大赛还有一年呢。”低下头吃着雅音宫羽为自己做的冰糖葫芦的洛天依并没有看到雅音宫羽眼中的那抹受伤的神色。


“天依,你唱的越来越好了呢。”雅音宫羽脸上带着莫名的情绪望着眼前的女孩,将本子上的字递给她看,淡淡的笑了,洛天依刚想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可是看到雅音宫羽那抹似乎带有嘲讽意味的笑容终是...

忆系列——(1)薄荷

“言和乖,等你上小学的时候爸爸妈妈再带你回家,好吗?”言和低着头,不语,双手只是紧紧攥着女人的衣角。女人叹了口气,略有点无奈的看着站在身旁的男人,一个老人拄着拐杖静静地看着自家孙女闹变扭的模样,“咚咚!”老人用拐杖重重敲了一下地面,“孩子过来。”言和稍稍移了一下身形,往女人身后躲去,只是露出一只极为漂亮的眸子怯怯的看着老人,“妈,言和要拜托你照顾几年了。”女人不舍的摸了摸言和柔软的白发,男人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拍了拍女人的肩示意他们该走了,女人狠下心将言和的手拽下,头也不回的离开。

言和看到自己的妈妈“抛弃”了自己,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老人并没有做什么安慰性的动作,只是皱了皱眉,向屋内走...

向日葵系列——(4)婚纱

要结婚了。


紧紧攥住双手,手掌细密的汗并没有让她感到不适,内心的喜悦让心脏的跳动比往常要加快些许。

耳边的一撮白发不知什么时候落了下来,她连忙将碎发顺了顺,然后立马从包中拿出镜子照着自己的模样,顺便补了个妆,陪伴她的伴娘看到她这幅模样不禁笑了起来,调侃着女人为何这般的紧张,女人笑了笑,因为她不想让他看到有着任何一丝不完美的我。


到了。

车子刹了车,伴娘打开了车门,然后伸出了手,女人笑着将手轻轻放了上去,伴娘故作惊讶的说,

“咦?!你手心怎么都是汗?感冒了?”

女人笑着打了一下伴娘,笑声清脆而又欢快,伴娘吐了吐舌头,没有说什么。

鞋子的跟有点高,有点不适应,她这样想着,绷紧...

向日葵系列——(3)钟表

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那个人


十二月运行,周而复始


孤独


害怕


贪婪


你早已失去了资格


“呼……”


呼出的白色气体犹如蒸汽一般,房间冷极了。


少女伸了个懒腰,她似乎听见了应舒展身体而发出的细微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家里边从未消失的几只老鼠,心烦意乱。


柔和的灯光给这个不大的阴暗房间增添了一份温暖,少女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语速极快,但从紧邹的眉头可以看出她的心情极差。


过了几分钟,她站起了身,往屋外走去,顺便带上了有着如同向日葵般阳光的颜色的围巾。


“嘭!”


桌上泡好的咖啡还冒着热气。


街上,嗡嗡声不绝于耳,少女...

© 爱学习的漠沫 | Powered by LOFTER